The Story of LANDER

Part 1
(Written by Johnny@10/2011)

IMG_8028

這故事,是由Kinn在電話中對我說的一句"喂,夾Band囉"開始的。那時是2008年。

我所認識的Kinn是一個唱作人,也是行內有經驗的製作人,後來才知道他也是Band仔出身,以前也夾過Band。還記得第一次見他的情形:當時我接了一單音樂製作,卻不知怎去報價,同事介紹我問他,於是相約在Publishing公司見面。他很詳細地將報價所需的技巧講解一次,例如找Studio、樂手等要預多少錢、自己編曲應收多少等等… 他給我的印象是很樂於助人啊! 而且樣子很似周華健呢。

“好呀" 我這樣回答。隨後Kinn分享了他組Band的理念,我只是吸收了一半左右,因為我對於他的邀請很意外、也很高興,大慨是因為太緊張了,沒法專注於談話內容。總括來說好像是他想參考早期的Suede和Cardigans作為音樂風格吧。雖然我自己彈結他的風格是很美式的,但無論如何我已經答了’好呀’ ,無得返轉頭了。我們也確認了一些共通點,就是很想做一些自己的音樂,而不是替哪位歌手、哪間公司做製作,是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音樂。

我們兩人經過幾次Jamming之後,已經準備好幾首半成品,包括"辛勞者"、"玫瑰玫瑰我愛妳"、"人皮面具"、"乜都冇我份"等等。接著便要找Bass手和鼓手,很快便成功找到了鼓手RED和Bass手剛仔。

我和Kinn多年前曾經幫手製作一隊樂隊的首張唱片,樂隊的鼓手正是RED。我們都認為RED是一個很紮實的鼓手,很穩定,尤其是打Rock,很有力量。再次跟RED見面,發覺他比以前更全情投入於音樂: 教鼓、有自己的樂隊Trash 21、亦有做樂手的工作。記得當年幫他錄鼓,我曾經遇到不少技術上的問題,影響了錄音的進度,幸好現在再合作,RED好像忘記了,沒有對我有任何懷疑。而RED會叫Kinn做師父(我估計兩人關係真的不簡單),所以我們很快建立了默契。至於剛仔是全職的音響工程人員,曾與Kinn在錄音室一起工作。

2009年初, 樂隊起用了"LANDER發陸者"這個名子,意思是要將我們的音樂登陸到每個人心中。就這樣,我們夾好了幾首歌,除了以上所提到的,還有"打邊爐"、"人魚公主"、"我妒忌",其後亦完成了錄音。LANDER隨即在不同LIVESHOW作初次登陸,包括Backstage、Live House、Stage-tube.com、德望中學等等。在2011年初的Fringe Club演出之後,剛仔決定離隊。幾個月後我們找到BASS手Scott。

原來當Scott為A-day樂隊擔任Supporting Bass手時,Kinn早就留意到他的演出,認定了Scott是一名不錯的Bass手。當Kinn邀請他幫手彈Bass,Scott一口答應了。大家後來才發現Scott也是一名結他手,而且熱衷於創作。這對我們很重要,因為他可以為LANDER帶來一些新元素。我知道,加入一隊已組成一段時間的樂隊是一項挑戰,Scott一方面要觀察我們究竟是玩什麼風格,我們又希望他嘗試將自己的風格融入歌曲中。但SCOTT很快地學會我們的歌曲,還錄好了所有歌曲的Bass track。我們更一起創作了的新歌"遊牧民族",Acoustic版本中還有Scott和我一起彈結他。接下來,LANDER開始思考出碟、演出和宣傳。

出碟和玩live的目的是希望將我們的音樂與更多樂迷分享。有獨立LABEL,甚至主流唱片公司代勞搞宣傳,安排發行,搞Show,讓我們專注音樂部分,當然有好處。但我們也會怕在過程中失去主導權和獨立性。我們在這方面仍在探索一條出路。可以肯定的是,我們首先要以LANDER自身的動員能力,將我們最好的音樂推廣開去。為求逹到這目的,我們正在籌備一個特別行動(暫時未有行動代號) ,當中包括推出單曲"辛勞者"、免費下載、Video、訪問和演出等等,還會有特別的驚喜給大家!

Part 1完。待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