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der登陸者 新曲《We Gonna Say No! 》

WE GONNA SAY NO 歌詞

有奶冇奶 落嚟買奶 皆因怕買假奶

有趣冇趣 又嚟佔據 唔通我太風趣

廣東道無廣東話 我去街市會變啞

周街坐扮有梳化 買親乜嘢都怕假

我 有咩好做 劏房一套

又怕聽朝公司抄魷Yeah

喂 厠所果度 好鬼恐怖

係要通街咁疴 睇到把幾火

我怕這裡變臭 We gonna say no

一街金舖 周街污糟 我向邊個哭訴

拖拖拉拉 拖喼阻街 睇真你似收買

廣東道無廣東話 我去街市會變啞

周街坐扮有梳化 買親乜嘢都怕假

我 有咩好做 劏房一套

又怕聽朝公司抄魷Yeah

喂 厠所果度 好鬼恐怖

係要通街咁疴睇到把幾火

香港變臭港 We gonna say no

Lyrics Video

iTunes

Spotify

如果說搖滾就是不死的精神,那麼香港精神正正就是打不死,獨立樂團Lander登陸者,就是一隊香港地道粵語搖滾的樂團,他們有着不死的搖滾精神和香港人的拼勁,歌詞往往反映時代、諷刺時弊,充斥着當代的見證,生活在大時期的香港,Lander有着微細的觀察力,把大城市的生活狀況巨細無遺地表達出來,樂團玩著硬式粵語搖滾,不單是一份執着與堅持,也是對粵語的一種情懷以及表達,充分把搖滾和粵語融會貫通。

樂團成軍於2008年,他們四人本來就是好朋友,一次閒談中彼此表達對音樂的理想,原來大家認為香港在每個年代都需要一些見證着社會現象的的地道搖滾歌曲,好像、、 等等。Lander就是因為有這個目標而成立 。「起初幾年樂團都只是摸索方向,從不斷的實驗中,慢慢找到一個明確的模式 : 各成員在社會上不同崗位,我們將身邊的人和事拿出來討論、看看有哪些值得寫的社會現象,這樣就成了我們的集體創作。」樂團成員Kinn這樣說着。

《遊牧民族》正是樂團第一首集體創作的作品,寫出了都市生活的不安。這首歌對他們來說是一個轉淚點。而且歌曲內突顯了精彩的 Guitar Riff 及獨奏,為樂團日後的作品添了不少色彩,從而成了樂團的標記。

「We Gonna Say No! 對樂團來說又是另一個挑戰。」的確,樂團以往的作品都是時代的見證,《辛勞者》講述低下階層的狀況,《打邊爐》值著港式火鍋的題材,敘述香港飲食業的情況,《權霸》探討着大財團在大都會的壟斷,小市民只得在狹窄的隙縫中苟延殘喘,而《We Gonna Say No! 》更進一步討論香港兩極分化的情形,究竟旅遊業為香港帶來可觀的收入?還是破壞香港現有的秩序與衛生?《We Gonna Say No! 》就是探討這個問題,這個題材是發人深省的討論與思考,在兩極分化中能夠取得平衡,還是只取其一?就留待聽眾去思考。

「有奶無奶,落嚟買奶,皆因怕買假奶。」《We Gonna Say No! 》歌曲之內其中一句歌詞,正正表達了社會的現況,樂隊尋求思考的,並不是誰能買到、或買不到奶粉,而是在討論當一個地方的物資不能供應及當地群眾,或是物資的品質出現了問題,而令到群眾要向外尋求,這就是一個基本根源的問題,群眾面對着當地的雞蛋是假的、奶粉是假的、鈔票是假的、和尚是假的、就連一個在路上討錢的乞丐也是假的,群眾還可以怎樣?香港市民面對着這些群眾也無可奈何,生活秩序被破壞了、地方被沾污了、物價樓價也被推高了,這就是香港人要面對的問題。

「搖滾的題材,就是不斷提問、發掘問題,讓聽眾去深思。」樂團鼓手ReD細細道來。的確搖滾可以憤世嫉俗,也可以嬉笑怒罵,Lander 因着不同的題材賦予聽眾思想空間,這就是 Lander 的使命。自從2012年推出第一張專輯之後,到現在已經相距一段時間,這段日子樂團也有不同的演出,但是創作和製作歌曲才是樂團首要面對的,他們不斷地把編曲更改,力臻完美,把現場演出的經驗沉澱,成為實力的基礎。Lander 繼續以粵語地道搖滾,以歌抗世。

Lander登陸者
主唱:Kinn
結他:Johnny
低音結他:Wai
鼓手:ReD

廣告